当前位置:新女网 > 热点

当红女明星婚内出轨,网友却都在骂她丑?

2019-05-15 20:32 来源:新女报 责任编辑/记者:龚正星 浏览量:3859
1 0

近日,有媒体踢爆任素汐疑似秘恋十八线演员董博。随后有素人跳出来称二人是”渣男渣女,任素汐插足自己闺蜜十年婚姻,致其离婚”。再随后,董博前妻马琦雅和任素汐前夫李洋相继通过媒体发声——

马琦雅:“德不配位,必有灾殃。”

李洋:“我们2014年领证,出轨行为应该是在2015年。离婚后,我尽量让自己当她不存在,也不愿意去贬低或诋毁他人,但我也同样没有义务去包庇隐瞒最后我婚姻失败的原因。“

一时引发网友热议。有人叹息任素汐刚火就要凉,也有人指责前任们姿态难看,没做到阔别两宽各安天命。

董博和前妻马琦雅(左),董博和“新欢”任素汐

截至发稿前,被炮火瞄准的两位当事人都没开腔,两位“受害者”的言论是否属实,我们尚且不能盖章论断(对反转保持期待和害怕)。

但最直观的局面是,这位当红女演员的关键词,已经从“任素汐演技”迅速跳转到“任素汐插足”。

任素汐是谁?非著名女演员。凭借在电影《驴得水》《无名之辈》,以及热门综艺《演员的诞生》《幻乐之城》中的教科书演技,强势出圈。

看过她的表演,王菲哭了。

黄渤怒赞她“把自己燃烧起来了“。

徐峥说”好演员的春天来了”。

……

从驴得水开始,任素汐正式开启自己缓慢但坚实的大青衣之路。欣赏、喜欢任素汐,好像变成一件高级的事情。

任素汐当然不漂亮。

明明重点是德行问题,微信群却常常会歪楼到关于她的外貌讨论。颧骨过高,中庭太长,凸嘴,显老,又凶,属于丢到人群里,不会回头那种。

就连马琦雅都说,“想着这么个面貌,应该是个不错的老实演戏的好演员。”

没有女明星的倾城美貌,但任素汐有女演员的惊人演技啊。

她演《驴得水》里的张一曼,浪荡又可爱,穿着开叉旗袍,坐在明媚的阳光下,一边剥蒜一边唱歌,拿起蒜皮往天上一扔,“昆明能下雪吗?”

旁边的男人就此动心。

她演《无名之辈》的马嘉祺,刻薄又凶悍,嘴皮子上下一翻就怼得憨匪气血上头。她也柔软,夜晚,素面朝天,陷在轮椅中间,耳朵里有音乐,窗外是霓虹闪烁灯火阑珊。

那种反差的克制,令人一下子就悲从中来。

曾经看过一段评论,“她演了张一曼,让我觉得张一曼就应该是这样。她演了马嘉祺,让我觉得马嘉祺就应该是这样。她给胡广生写了歌,让我觉得这才是作词人的样子。她又给章宇写了两句诗,让我觉得诗人就该是这样。”

对,除了演技,任素汐还有音乐。

拍《无名之辈》的时候,任素汐给男主角胡广生写了一首歌,词曲都是她,简简单单却充满灵气,”桥上走的哪一句,我没到,你别起韵。你就把头转过去,莫给我消息……“

▲任素汐录《幻乐之城》,展现音乐天赋

拉拉杂杂说了这么多,感觉还是不够表达心里的遗憾。

我们常常说,比起男演员,女演员未免太难了。

年轻的,演技尚撑不起;年长的,无好角色可接。且大环境对女演员之苛刻,身材,体态,面容,年龄,细纹,每一刀都见血。

出个口碑好的大青衣任素汐,多不易。如果事情没有反转,“好戏”找任素汐的机会,只会一天更比一天少。

围观八卦没有任何意义。但整个婚变事情,其实教会我们一个道理:要尊重伴侣的智力和知情的权利。

离婚三年,前妻为什么不肯安静如鸡,突然冒出来手撕?就是因为一千多日日夜夜的意难平啊:你这么丑我老公竟然选你?明明是你们的错,竟然没有得到报应,更红了,还敢公然秀恩爱!我好恨!

这么多亲朋好友求情闭麦,前夫怎么还要接受专访捶她?因为”心寒“啊: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,结果所有人都让我闭嘴,凭什么?

而且当初任素汐提离婚,语焉不详,“当初她说她不想要现在的生活,也不想和我继续走下去。我说为什么?她并没有直接回答,只是觉得自己很对不起我,就说是她的问题。”

李洋很难接受这个说法,“如果她直截了当地跟我说她有了更喜欢的人也好,或者怎么样也好,我可能会接受。感情不能强求,何不放手成全,对吧?”

▲李洋求婚照

更致命的是,那会儿李洋突然失聪(直到现在也没有恢复),正是最需要陪伴、支撑的时候,却“只能独自一人去医院做检查”。那个人始终不回来,他的心也就一天天凉下去。

恨意日日累积,不想跟对方说一句话,决绝删掉所有联系方式,任素汐问,“你何必要这样老死不相往来呢?”

他呵呵一笑,“因为不是希望不伤害就能不伤害的。”

爱肯定是爱过的,不然不会这么早,这么快就嫁。像我的偶像,著名情感专家肥桃女士有言,“爱是多元的,人皆有变心的权利。”

结了婚,朱砂痣变蚊子血,可能过着过着就无法继续。这个时候你要做什么,坦白从宽——

“对不起,我对你没有感觉了,没有第三者介入,只是没有脸红,不会心动。”

“对不起,我喜欢别人了,但发乎情止乎礼,我和你可以和平分开吗?”

”对不起,我认为你不尊重我,这不平等,我要离婚。“

……

对不起三个字听起来虽然轻飘飘,但一定要讲,不能光是口头讲讲,还要有诚意地讲。

有得挽留就努力,能够友好分手那就和平处理。假如你是变心的过错方或是你先说的要断,那更要拿出诚意——在那个当下,无论是金钱还是道义、人情,都尽可能弥补对方受到的伤害,并且及时消解负面情绪和影响。

婚姻不成,道义还在。

假如当初,任素汐诚恳一点,坦白移情别恋的“错”;假如当初,任素汐心软一点,陪他共同度过失聪的恐惧与黑暗。或许今天的前夫就肯口下容情,金戈铁马万丈深渊都不复。

突然想起《无名之辈》里头的一段对白:

”你说为啥子会有桥噢?“

”因为路,走到头了。“

”莫怕,过了桥,就翻篇了。“

尊重伴侣的智力和知情的权利,爱恨都坦荡,过桥才好翻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