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新女网 > 情感

见面7天就闪婚,他说“不嫌弃不能生”,她却坚决要离婚

2019-01-12 08:37 来源:新女报 责任编辑/记者:龚正星 浏览量:11567
6 0

因为偶尔写情感稿的关系,身边很多朋友将我当做“活知音”,感情上稍稍有个头疼脑热,就要打连环电话和我叨逼叨。

某晚,许久不联系的徐一突然发来微信:老婆宫外孕,孩子没了,她坚决离婚,怎么办?

花了两天时间,断断续续理清了他的故事,情节颇有戏剧冲突,有网恋、闪婚、失子、冷暴力等等婚姻手雷,而我对徐一的观感,也从义愤填膺,变成了横眉冷对。

01

网友奔现,七天闪婚

亭亭玉立、熠熠生辉。这是徐一见到宁静的第一眼,脑海里浮现的形容词。两个小时之前,他们在微博上为了一部电影激辩,吵得昏天黑地,他鬼使神差来了一句,“喝一杯?”

话一出口他就悔了,为自己的孟浪。结果手机那头的人竟然应了,“位置?”

然后,他就在灯火辉煌的北滨路,和一个网友奔现了。一杯波本、一杯纯麦、一杯威士忌……他们就着昏黄的灯光,喝了一杯又一杯。

“明天有安排吗?”

“原来约好朋友自驾,她放我鸽子啦。”

“那,要不要跟我走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遇当歌临酒,舒眉展眼,且随缘分。电光火石间,徐一福至心灵,他想他终于领会了歌词里一见钟情那种意境。

9月30日见第一面,10月8日,节后上班第一天,他们就去民政局扯了证。

02

婚后宫外孕,妻子坚决离婚

在徐一最初的叙述中,他的人设是:即使妻子再也没办法生孩子,他也愿意接纳,丁克就丁克,只要两个人长长久久在一起就好。

是的,婚后不久,宁静出现下身出血的症状。原以为是月经不调,俩人谁也没上心,后来情况愈发严重,医院一查,才知道怀了孩子。

徐一说,“第一次检查,数值下降,让我们做流产准备;第二次检查,数值上升,又做保胎准备。打针吃药,吃药打针,整个过程一波三折,反反复复。结果突然大出血,宫外孕,手术切除了一侧输卵管,孩子也没了。她恨我,觉得一切都是我造成的,一意孤行非要离婚。”

离婚这个决定,宁静从言行到举止都很坚决。

她要分房睡,并且屏蔽自己的天线,完全不沟通,情绪反复无常。徐一不愿意离婚,却被这样的局面折腾得心力交瘁,到处给朋友打电话寻求心理支撑,从而给自己打鸡血,“我要努力做好自己,让老婆感受到温暖,我不能轻言放弃。”

无论是作为父亲还是丈夫,朋友眼中的徐一实在无可挑剔。我们没有切肤之痛,却也大概能体会失去孩子的打击,可是孩子的父亲毕竟是无辜的!

宁静的“迁怒”,是不是有点过于莫名其妙了?

▲最开始,我很为徐一叫屈,甚至觉得阴晴不定、拒绝和另一半风雨同舟的宁静有些无理取闹、冷漠得不近人情

03

婚后宫外孕,妻子坚决离婚

我和徐一其实不算特别铁的朋友,平常联系不多,在我的印象中,他出身良好、前景光明,为人也十分谦和有礼。

然而这几天频繁通话,我窥见了徐一暖男形象背后的直男本性。

俩人只扯了证,没摆酒席,他说,“她是二婚,她父母觉得说出来不大好听。其实我不介意,你看我跟你们说过她是二婚吗?我谁也没说。”

妻子意外宫外孕,他一度阴郁,“我怀疑她以前跟前夫的时候也掉过孩子。没有证据,但我就觉得不对。”

手术后回家休养,宁静不愿意和他交流,全副身心放在手机上头,他暗暗放狠话,“有老公不要,天天在网上跟人撩骚,看那个状态,我确信她有出轨的苗头,她就是想报复我。”

我最近重感冒,坦白讲,这么高密度地听朋友倾诉,对我而言是极大的负担。但徐一依然单方面地持续输出,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消极。

他口口声声,始终认为自己委屈,“我又没出轨,又没家暴,没动手打过她,她还要怎么样!现在是年轻貌美,浪得动,40岁以后呢?三婚,还生不出孩子,除了我,她难道有更好的选择?”

气急败坏的时候甚至放话,“整天抱着手机撩骚,她要是敢出轨,我让她身败名裂,你放心,她绝对会死得很难看。大不了鱼死网破,我不会放过她。”

▲他怀疑妻子“网恋”,和我通话时歇斯底里

还有,那些不经意的言语如刀——

毕竟你离过婚。

这张床你前夫也睡过吧。

我可以为了你丁克。

我不嫌弃你。

……

假如你是女主角,下一集会上演离婚情节吗?我会。

记者手记

老公变“恩公”有多可怕

宫外孕、失去孩子、切除输卵管,本身已是噩梦。没想到枕边人的态度才是更冰冷的深渊。他用高高在上的怜悯,向你施舍婚姻的泼天恩义。

接,这口屈辱无论如何咽不下去;不接,那你就是不识好歹——还当自己年轻貌美一家女百家求呢,你啊,行情早已今非昔比,除了我,谁肯要你。也不必痛哭流涕,往后安分守己、晓得感恩就好。

▲现在徐一表面上看倒是知错了,天天琢磨着补救。还勉强同意我化名写他的故事,以警醒其他男同胞。

男同学知道吗,施恩的嘴脸比起拂袖而去,更容易引起生理不适呢。

婚姻最忌讳“牺牲”。我有身体隐疾,不能生孩子,你能接受丁克,咱们就两个人,一日三餐细水长流地过二人世界;你想体验父亲的角色,是领养也好,你与我离婚另娶也罢,好聚好散。

婚姻最可怕的是,马达能开210,却得小心翼翼地夹紧尾巴,决不敢超过80。该吵架就吵,关键时刻你提恩义,我还怎么发挥?老公就是老公,往后余生长长久久供个“恩公”在家,憋屈!不得劲!

跨过几场山水几场雨,愿我们都不必委身、委心以偿君恩,至少挺直腰杆,像个红泥小火炉,看得见红焰焰的光,听得见噼里啪啦的爆炸,蓬勃爽快地走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