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新女网 > 情感

现代灰姑娘,不嫁给王子照样成公主

2018-10-29 12:16 来源:新女报微信 责任编辑/记者:黄婷 浏览量:6129
6 0

很多寒门姑娘都有一个灰姑娘梦,渴望华丽变身的机遇,遇上拯救人生的王子,可眼下却根本逃脱不了灰头土脸的现实。

她有“王子梦想”却被困在残酷现实

看得出来,姑娘来见我,经过了精心打扮,一身仙气飘飘的藕粉色碎花连衣裙,顺直长发,应是出门时刚洗过,还散发着洗发水特有的味道。

姑娘叫曹茵,26岁,单身。最好年华,可她说,期待爱情却也害怕爱情,原因在她拿不出手的家庭。

曹茵出生在农村,父母原是农民。她的幼年记忆中,屋前有条烂泥路,她摔了很多次,父母不会问她摔到哪没,有时甚至懒得给她换干净衣裤。后来,父母进城务工,她被寄养在乡下亲戚家,只得手脚勤快帮做些家务农活蹭口饭,说些乖巧讨好的话博亲戚一丝好脸色。

那时她还没听过灰姑娘的童话故事,到后来有一天读到时,她觉得那个炉灶旁灰烬中脏兮兮的小女孩,根本就是她本人啊。

几年后,父母在城边上落了户,她也来到了城里。看似回到了父母身边,其实不过是从农村留守儿童变成了城市户口留守儿童。父母工作都很动荡,有时一两个月只有她一个人在家,虽也孤独害怕,但她觉得比在亲戚家好多了。

高中时,因为父亲生病几年没工作,治病还借了不少钱,刚毕业曹茵就开始打工补贴家用。因为能吃苦,做事认真细致,她在一家超市从普通收银员升任收银课长,收入多一些后,她报读了电大,拿到了本科文凭。

工作上小有成绩,感情却一无所获。之前有过一个男朋友,收入不如曹茵,约会吃饭经常她付钱,尽管对她还算体贴,曹茵还是坚决分了手。她定下目标,一定要找个条件好的,不再过父母过的日子。

那之后,曹茵对自己做了不小的投资,买漂亮衣服、化妆品、高跟鞋,却招来父母乱花钱发神经的责骂。曹茵每天回家,父母要么在吵架打架,要么就是骂她,即便没吵架,家中日常也是粗言粝语,说话极其难听。每当看到父亲打着赤膊呲着满是烟垢的牙在家中骂骂咧咧,母亲像个泼妇般摔抹布踢板凳的场景,曹茵就特别绝望。

杂乱的家中,最漂亮的地方在曹茵的衣柜里,挂得整整齐齐叠得方方正正的衣裙藏着她的梦想,她渴望能遇上一个懂她惜她的“王子”带她逃离这种生活,可是,她不禁自问,哪个条件不错的男人看得上这样的家庭呢?

黄婷解析

不把婚姻当作救命稻草

爱情才会是锦上添花的美事

曹茵在描述家中场景和她的衣柜时,我想到了日本作家太宰治遗作《goodbye》中的女主人公绢子。那真是个妙人,性情明朗爽利,可漂亮高贵天姿绝色,可泥污劳作淹没尘世。小说中有这样一段描写,说风流男主角想套路绢子,计划去她家喝酒装醉蹭睡,岂料如此绝色佳人,家中却荒凉脏乱散发恶臭,连下脚地都没有。但绢子穿过满地污物打开她的壁橱时,男主角给惊呆了。脏不忍睹臭不可闻的房间里竟然藏着一个极其“干净、整齐、发出金色光芒,衣裙们馥郁芳香”的壁橱,“这个壁橱是乌鸦嗓灰姑娘的秘密乐园。”藏着绢子对品质生活的向往,对美好爱情的期待。

这也是灰姑娘曹茵的向往和期待。

她极尽所能希望呈现最好的自己,遇上最好的爱情,但难以对抗粗糙现实。她一再强调,并非自卑出身,嫌弃父母农民身份,“但真的是素质很差,如果我是男的,我都不想找这种家庭”。

为什么不租房独自生活呢?“家里缺钱,租房多一笔开支,而且我住家里,生活开销包括水电气都是我交,他们怎么会准我搬走。”

这就是生活的残酷真相,但自救显然比幻想天降王子搭救来得现实。

26岁的大姑娘,有权利也有能力选择安排自己的生活。跟父母格格不入不可调和,甚至持续遭受心理创伤,拉开距离或许是最实用的自救方式。当跳脱原生家庭形成边界,有独立自主的空间,自由舒适的生活状态时,或许感情心态就会平和下来。

老版本的灰姑娘已经过时了,当自己足够努力,自食其力把人生打点得丰美自足时,自己就活成了公主。并且,也只有眼神除却企图,不把婚姻当作救命稻草时,爱情才会是锦上添花的美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