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新女网 > 情感

重庆女婿六神磊磊,一个不浪漫的“直男”

2018-10-19 11:45 来源:新女报微信 责任编辑/记者:龚正星 浏览量:10449
4 0

有人说,这个时代,相逢和忘记都很快。但遇见“六神磊磊”的人,想必轻易不肯将他抛诸脑后。他读唐诗,让你与古远只隔一道矮墙;他读金庸,送你一场书剑恩仇儿女情长。

短短两个钟头的专访,这瓶刺激的花露水,让我在脱粉回粉的边缘不断试探。来吧,让我们认识一下这枚无趣的可爱直男。

两年前,偶然关注了一个有趣的公号。最近又偶然的听闻六神磊磊原来是重庆女婿,于是才有了这回粉丝与偶像的“专访见面会”。

六神磊磊,本名王晓磊,曾任新华社重庆分社资深时政记者,获2016中国年度新锐榜“年度新媒体”(个人)等奖项。2014年开设微信公众号“六神磊磊读金庸”,粉丝百万,是最有影响力的原创自媒体之一。著有《你我皆凡人》《六神磊磊读唐诗》等书。

01

他说最喜欢令狐冲

却自比司徒千钟

“花露水老师,我到了。”

“进来大堂吧,最帅的。”

这要是认错了,你说得有多尴尬?我站门口,视线逡巡全场,角落有一位男子,光背影就散发出了百万爆文制造机的耀眼光辉。我果断上前,一打照面——果有几分姿色。

然而大神安身立命扬名,靠的当然不只是颜值,还得有脑子和笔杆子。

2007年,六神磊磊于北京广播学院硕士毕业,很顺利的进了新华社重庆分社。闲来无事,他就开了个公号读金庸,没想到文章一篇接一篇全网疯转,自此成名。

3年,公号的粉丝量从个位数到8位数,无论读的是金庸还是唐诗,六神磊磊笔涉之处,入目皆趣。

和六神聊天,金庸是绕不开的话题。

他说最喜欢令狐冲,却自比司徒千钟。

金庸早前的作品有点爱情至上、在一起就圆满的意思,像是神雕侠侣、射雕英雄传。到了后来,比如倒数第三部《笑傲江湖》,个性解放才是主题。

六神评价令狐,“他和任盈盈在一起的附加条件是加入魔教,天天听人喊‘教主千秋万代’,他发现自己做不到。令狐冲是那首典型的诗,‘生命诚可贵,自由价更高。若为自由故,两者皆可抛’。”

“撑到第二集都够呛。”六神一口咬定,在武侠剧里,领盒饭才是自己的主线任务。

“《倚天屠龙记》里有个司徒千钟,无门无派长相猥琐,武功平平却又话说,喜欢不分场合嚼舌根,所以死于嘴贱。我向来不教育人,我只喜欢嘲笑人,我就是武侠小说里头最先死的司徒千钟。”

02

他和妻子截然不同

但“从不尬聊”

贪财好色,又贪生怕死的六神千钟,最爱的女主角是赵敏。那妻子是按赵敏的标准找的吗?六神摇头,“她不像赵敏,她谁都不像。”

乍听很有求生欲的答案,实则是一段很不风花雪月的爱情故事。为什么喜欢姑娘?聊得来啊。为什么娶她?循序渐进吧。

2007年认识,2011年结婚,一切水到渠成。六神的自我总结很是到位:直男,想事情直来直去。

这事儿有佐证。当年革命尚未成功,心上人还不是女朋友。六神向同事虚心请教——什么样的重庆话能表示亲昵、亲近?同事:“死婆娘。”

六神老老实实发过去。姑娘瞬间懵逼,险些拉黑。

六神好像从来不是一个浪漫的人,他理解的浪漫是,美好但无用的东西。婚姻生活嘛,也很平平淡淡,“我们像杂文,很不诗。”

她不是温柔的诗歌,她是一支热烈的阿根廷探戈。六神承认,“我很静态,老婆跟我完全不一样。她喜欢跳舞,她是重庆跳阿根廷探戈跳的最好的,加个之一吧。她可以提着一双舞鞋到处跑,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找到组织。”

我见机插入了一道送分题,然而快速被“直男”打败——

妻子最美是什么时候?

“现在啊,安静的时候,不闹事的时候。”

难道不是跳舞的画面?

“她跳舞的时候,满屋子红男绿女,我就像个智障一样,傻坐在那里不知道干嘛。”

你知道你所说的话都要见报吧?

“是啊,我说的你都可以写。”

当我在掉粉的边缘试探,我六神最后强势得分,“我们的共通点十中有一二,但我们有共同语言,喜欢拉拉杂杂的分享,从不尬聊。我认为婚姻就是,寻找共通点,但有不同的地方也挺好。不能希望什么东西都在另一半那里得到,不要把感情和婚姻归结到某一种类型去套、去效仿,每个婚姻的相处模式都独一无二。”

不需要刻骨铭心的情节,不必有轰轰烈烈的感受,婚姻的真相也许只有四个字吧:舒服就好。

对话

新女报:作为外来女婿,你怎么评价重庆女孩?

六神磊磊:这里的女孩子地位高,强势。最有意思的是谈恋爱叫耍朋友,耍这个字很精髓、很豁达。到底谁玩谁?哈哈哈,这也说明,很多女生都能在爱情和婚姻里占主导权。

新女报:家里谁掌握经济大权?

六神磊磊:去年老婆辞职来帮我做公号和一些别的事情,等于说我们工作和生活都是相通的。经济上更是一坨乱麻,主要是她管,但她不爱管,嫌麻烦。

新女报:拿下重庆岳父岳母,有啥攻略不?

六神磊磊:本色出演。当初我也没被为难,二老对我蛮好的。我觉得重庆的岳父岳母没啥套路、很好说话,女婿纯良品质好、积极上进、听话、对女儿好就行。

文_首席记者龚正星

图_精典书店提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