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新女网 > 情感

当我在灵堂写专栏时,我在想些什么?

2018-08-20 12:17 来源:新女报 责任编辑/记者:肥桃 浏览量:12114
8 0

你有没有想过,有一天,你会如何死去?

在什么时间,以什么方式,什么姿态,身边可有一双挚爱的手可以相握?

本人是否心愿已了,含笑九泉?

今天清晨,几乎通宵未睡的我刚把车驶入车库,放平椅子,几乎一秒入眠。醒来时看手机,接到信息,婆婆大人就在我沉睡的一小时内仙去。就在两个多月前,婆婆最疼爱的大儿子,我们的大哥因病早逝,顾虑到老人身体的缘故,一直不敢告诉她大哥离世的消息,如今也无需交代了,母子二人自会相见。

短短三月内,两位至亲相继走远,不由得不想到生与死的问题,对于生死的态度。

婆婆大人走之前神思清明,把遗产做了分割,人人有份,连照顾她的保姆也有双份工资,钥匙在哪里,存折余额有多少,弥留之前的清明时刻,尚且能叫我的名字,赶我去上班。她甚至在3年前就买好了自己的墓地,倔强地拒绝与先逝的老头合葬,怨偶一生,难得自由,便要永享自由。

她的死,跟她的人一样,爽利干练,独来独往,生前不屑跟子女住,带着保姆独居一小区。死也死得可爱,挑了星期五,8月里难得凉爽的小阴天,正好接上周末,儿孙不必请假,而且,今天也是她的生日,生祭与死祭同一天,一生如圆满的环。

临死之际,身边有亲人在侧,紧握你的双手,眼中含泪,真切不舍,不是人人都能享受的福气。至于说心愿已了,含笑九泉,等于是人生最后的奢愿,再碌碌无为的人,临终之前可能都自觉壮志未酬。坚强如婆婆大人,也有心事未解,我们跟她说的大哥在新加坡因签证问题不能及时赶回的借口,也许她到最后一刻,见大哥之灵前来接她,才会豁然开朗吧。

大多数时候,人不能预知自己的死亡,我觉得临死之前有至亲陪伴,已算十分幸运。以往坐飞机出去,气流剧烈颠簸时,想的是万一坠机,真不想这样死去,与陌生人的血肉混为一体。现在每次出远门,我必写一份财务明细表给老妈,列出我的存款、债权、股票、保险。第一次给她这份明细表时,她吓得脸色煞白,后来次数多了也就坦然,至少可以知道,即使我有三长两短,活着的亲人不会衣食无着。

我觉得,每年更新一次遗嘱,应该跟年终总结或新年计划一样成为例行功课。想想看,一年过去了,财产或许有变化,有买有卖,存款数字也有不同,一一分列清楚。再根据心情爱憎分配手中的三瓜俩枣,那么多身外物,一柜子书,一柜子包,总有亲友心心念念之。哈哈,想到她们打开遗嘱的刹那,谁是我心中的爱妃,谁是答应,一目了然。

如果可以,最好生前选好自己的遗照,据我观察殡仪馆的流程,会拿你的身份证照片去放大成遗照。我一想到自己奇丑无比的身份证和护照,就觉得死不瞑目。每年选一张当年最佳玉照放入遗嘱信封中,我认为十分重要。

此时此刻,在灵堂写稿子的我,抬头看见婆婆大人的遗照,大约是她13年前的照片,双目炯炯,面颊饱满,是一个威严的老太太,甚好。